新闻动态

因为他们的关注,学前教育未来具有更大探索空间

来源:布鲁布客作者:布鲁布客

发布时间:2020-08-24

慈善1

  从儿童发展阶段划分,学龄前儿童指入小学前的儿童。而学前阶段的工作就是要确保推进针对儿童、父母及照养者实施的一系列综合性政策和项目,确保儿童的认知、情感、社会心理和身体潜能得到充分发展,以此保障儿童发展的权利。近年来学前教育获得了较多的关注。随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及三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县城、乡镇普遍设立了幼儿园,2018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由56.6%提高到2018年的81.7%。

  2019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对儿童早期发展开展投资将成为消除贫困代际传递、缩小城乡和地区差距的国家反贫困重要战略举措。这是“农村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第一次被写入中央文件。

  虽然近十年学前教育领域获得了更多的投入,但因为基础较薄弱,我国学前教育领域仍低于绝大部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国家政府投入水平,“政府承担不足,家庭负担沉重,社会力量减弱”是我国学前教育领域的写照。其中我国农村贫困地区与城市儿童早期发展的差距仍较为明显。我国3~6岁儿童中有近50%生活在农村,村一级学前教育资源十分匮乏,而针对0~3岁儿童的早期养育服务在农村几乎是空白。特别是政府的监督和管理主要仍在园舍等硬件建设和安全检查上。而课程建设、教学和保育质量、师资培训、教师待遇、幼儿园管理等缺少实际的支持,大部分农村和基层幼儿园小学化倾向严重,缺乏合适的课程和教学活动。教师流动很快,教师待遇很低,教师工作繁重、小学化倾向严重。在未来,农村地区的学前教育发展仍会是一个重点。

慈善2

  教育公益组织之前的行动领域主要集中在义务教育阶段,早期关注学前教育的组织较少。公益组织大约在2000年之后开始关注学前领域,主要开始于支持农村儿童和城市流动儿童的学前教育。具有代表性的项目包括创建于2004年的北京四环游戏小组,采取志愿者支持和农民工家长自助的方式解决流动儿童学前教育;2005年北京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开始在甘肃办起了第一所公益性的农村幼儿园;互满爱人与人中国2008年在云南偏远山区创办村级幼儿班。

  近年来教育公益组织对学前教育的关注度显著提高,现在则已经形成一定的规模,服务领域包括衣食住行等多方面,教育层面集中在儿童早期干预、学前儿童家庭教育、亲子阅读、幼师培训等。例如西部阳光现在开展阳光童趣园项目,包括硬件配给、教师培养和教材研发。互满爱现在则开展“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利用翻修后的村庄闲置房屋作为教室开办非营利幼儿班,从家长当中招聘初中以上学历年轻人并培训其成为合格的幼儿教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惠育中国“山村入户早教计划”则是为0~3岁幼儿提供高质量的入户养育指导。同时其“一村一园”计划(3~6岁儿童)也大部分(70%)采用闲置的小学教室以及一部分村级的公共场所和党员活动室,经费前期由基金会向社会募集,后期地方政府接手保障项目运转,寻求学前教育发展的可持续模式。

慈善3

  教育公益领域也逐渐关注学前教育的教师培养,提升其服务的专业性。北京千千树试图针对农村幼儿教育的根本问题——课程质量和师资——提出专业的解决方案,为农村幼儿园研发一套适用的课程,以及在此课程基础上系统开展教师培训,帮助农村地区建设当地培训力量和幼儿教师队伍。创办于2018年的成都日敦社幼师学院,作为专注于幼师培训的创新型教育机构也备受瞩目,在理念引领层面也具有开拓性的作用,与其他学前领域的公益机构的合作较为紧密。该机构希望培养幼师的人文素养,以人文、艺术欣赏、哲学等领域为切入点推动教师成长,并且综合利用线上平台和线下课程活动,采用社群学习的方法,帮助学员在体验和互动中加深对内容的理解。

  在未来的发展空间上,学前教育阶段也较具有外部环境优势及更大的探索空间。近年来国家逐步重视学前教育的公益性,现在的趋势是以国家项目为依托,鼓励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并推行兴办学前教育多渠道性,鼓励支持民办幼儿园发展。教育公益组织对学前教育领域的重视,也在于其可以在农村后“撤点并校”时期,利用闲置校舍及教师资源兴建社区幼儿园,发展学前教育,合理利用农村教育资源,降低初期的资源投入。并且学前教育不受国家校本课程的规定限制,仍留有更多空间探索教育内容以及方式的创新。在此背景下,教育公益组织要积极地面对问题和挑战,在“缓解政府财政压力;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深入基层,满足教育多元化”等方面,共同寻求解决中国幼儿教育的社会公共服务之路。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中国灵山公益慈善促进会联合发布了《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20)》,以上观点来自本书。

最新上架

慈善4

帮助中心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