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俄罗斯“向东看”政策取得一定成效 但仍存在一些问题

来源:艾邦霖作者:俄罗斯黄皮书

发布时间:2020-07-31

  2020年7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和社会学科文献出版社在京共同发布《俄罗斯黄皮书:俄罗斯发展报告(2020)》。

  黄皮书指出2019年,俄罗斯运用军事和外交两个抓手扩大了在国际舞台的影响力,尤其是其外交可圈可点。在受到美国严厉制裁和经济增长缓慢的背景下,俄罗斯外交凸显因势利导和火中取栗的特点。在拉美方向果断采取军事威慑,维护传统势力范围;与非洲恢复了传统关系,扩大了市场;在中东控制住叙利亚乱局,保住阿萨德政权;俄欧关系得到缓和;俄美关系依旧紧张,但是维持了“斗而不破”的局面。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积极推进开放和多元化的“向东看”政策,亚太外交一直平稳发展,成为近几年来俄罗斯外交中的亮点。

  “向东看”政策分为对内和对外两个部分。对内,发展远东,进一步明确了远东地区面向亚太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创造全俄的经济增长点;对外,积极推进以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为核心的政策,巩固与拓展与亚太国家关系,体现了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多元化。除了巩固并深化与中国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外,俄罗斯还进一步发展了与日本、朝鲜半岛国家、印度、东盟的关系。

  面对经济快速发展的亚洲,俄远东地区与亚太国家的地缘经济优势并未得到释放,导致双方无法相互深挖经济潜力,俄罗斯的资源优势和亚洲的市场优势并未得到充分利用。外国对远东联邦区的实际投资确实有所增加,但它们在该地区经济中的实际价值仍然很低。

  其一,俄对外合作重心仍在欧洲。俄罗斯的志向还是融入西方并扮演重要角色,只是自冷战结束以来这一进程遭受了重大挫折才转向东方,转向中国。在国家属性上俄罗斯定位自己为欧亚国家,但是其战略重心还是在欧洲方向,并非远东地区。就资源投入而言,俄罗斯对欧洲的重视程度远高于远东地区。俄与欧盟的贸易总额占俄罗斯贸易总额的50%左右。要维护东方的战略安全,俄罗斯需要一个稳定的远东地区,同时转向东方也是出于不能东西线同时作战的战略考虑,俄需要一个对其不构成威胁的中国、日本,以便集中精力应对来自西方一线从波罗的海到东欧再到黑海的外部威胁。

  其二,俄与亚太国家经济合作水平低。亚太是世界经济发展的中心,亚太市场快速发展,很有前景,但是俄罗斯难以融入,“向东看”五年来,俄与亚太地区的经贸关系发展缓慢,与地区内国家的贸易和投资额都较小。俄与美、日、韩的双边贸易额都在250亿美元左右,与东盟的贸易额为200亿美元左右,占俄贸易总额的2.8%。主要原因是俄罗斯的经济衰弱,地区国家很难与俄扩大经济合作。其三,“大欧亚伙伴关系”可能受到西方质疑。“向东看”政策的目标是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其所依托的欧亚地区之亚太区域也是美国印太战略的势力范围。美国追求维护其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之前因为中国的快速发展,打破了亚太地区的力量平衡,所以出现了美国联合其亚太盟友遏制和围堵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崛起。从经济、安全利益上看,中俄利益在欧亚地区相互交织,实现经济一体化合作内容是同质性的,包括“一带一盟”对接合作、上合组织、与东盟的合作,对俄罗斯来说,这都是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主要内容。可以说,俄谋划新经济格局,以及地区政治经济秩序离不开中国及欧亚地区。在美国看来,这就是中俄共同应对美国的战略,而美国的印太战略也就有双遏制的战略考虑了。如果美国用零和博弈的思维来看待地区安全和经济利益,以西方结盟式的思维来看待中俄关系,那么在这个地区中俄与美国的经济、安全合作就是竞争的关系。随着“大欧亚伙伴关系”“一带一路”倡议和印太战略的实施,地区各力量势必分化组合,中俄与美国将形成长期的竞争态势,这对中俄在欧亚地区的战略对接合作也会产生长期的影响。

  (参见《俄罗斯黄皮书:俄罗斯发展报告(2020)》,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年7月,第206-224页)

帮助中心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