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后巴黎时代仍然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面对新形势和新挑战,需要贡献更多的中国智慧与中国方案

来源:张天墨作者:气候变化绿皮书

发布时间:2019-12-17

  2019年11月22 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气象局气候变化经济学模拟联合实验室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了第十一部气候变化绿皮书----《应对气候变化报告2019:防范气候风险》。《报告》指出,

  2018年卡托维兹气候会议基本完成《巴黎协定》实施细则谈判,这标志着全球气候治理法律和制度建设经过三十多年的历史演进,转向了一个全球气候行动新时代。《巴黎协定》实施细则对减缓和国家自主贡献问题、适应问题、资金问题、技术开发与转让问题、公众教育与公众参与问题、行动与支助的透明度框架问题、全球盘点问题和履约与遵约问题都制定了详细的实施和操作规则,只有合作履约问题没有达成共识,留待2019年缔约方会议解决。《巴黎协定》实施细则仍然遵循了尊重国家主权的原则,以促进性和支持性目的为核心理念,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相互区别进一步弱化,对缔约方的约束性增强,自上而下的“硬法”较强回归。

  实施细则有望使《巴黎协定》的有关政策举措落到实处,但后巴黎时代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排放差距,全球气候治理制度建设与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要求相比,仍然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报告》指出,

  第一,《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的落实可能仍然无法促使缔约方提升其“国家自主贡献”的力度,《巴黎协定》确立的温升2℃(或1.5℃)目标实现仍然面临重大挑战。

  第二,如何保障非国家行为体在后巴黎时代全球气候治理中的地位和行动实效。2018年达成的《巴黎协定》实施细则除了在全球盘点机制中明确规定“非缔约方利害相关方参与”之外,对非国家行为体如何参与实施细则的落实没有更进一步的法律和制度保障。这实质上将把非国家行为体(非缔约方利害相关方)置于一种非常不利的风险境地,不利于动员和发挥非国家行为体的积极力量。

  第三,如何动态界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后巴黎时代全球气候治理中责任与义务上的“差别”并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制度。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责任区别仍然是必要和必需的,否则会挫伤一些国家的积极性,但这种区别要在《巴黎协定》实施细则执行过程的动态变化中进行,这很显然仍然是后巴黎时代全球气候治理需要解决的巨大挑战之一。

  第四,如何在当前“逆全球化”、“民粹主义”和传统国际权力政治思潮抬头的形势下弥补全球气候治理“赤字”。当前,传统安全议题强势回归和某些国家“逆全球化”行动不断搅动国际事务,如何不为日益纷繁复杂的其他全球性事务所冲击和掩盖,保持国际社会对全球气候变化议题的持续关注,并持续付诸行动,这是当前全球气候治理面临的重大考验和风险。

  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影响力持续增强,中国也被寄予在全球气候治理中作出更大贡献的期望。面对全球气候治理新形势和新挑战,无论是出于对日益紧迫的全球气候变化作出应对贡献,维护全球气候系统安全的全球公益目标,还是出于维护国家形象,促进国内低碳转型和绿色发展的国家利益目标,中国都应该带头贯彻实施细则。同时继续积极推进没有完成的谈判,为最终执行实施细则扫除障碍,使全球气候治理真正步入行动阶段。绿皮书提出如下具体建议:

  第一,持续推进《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的落实并带头践行之。包括按照实施细则的要求如期保质保量地提交通报信息和有关报告,负责任地履行自己的气候承诺,如期(甚至提前)完成自己的NDCs和其他义务,积极支持《公约》秘书处和相关缔约方会议的工作。

  第二,要加大国内生态文明建设的力度,引领全球低碳转型潮流。鉴于中国本身的经济规模、人口体量、生态状况和国际影响,立足国内,首先把我们自身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成功解决,实现我们自身的低碳转型,这本身就是对全球气候治理的最大行动和最大贡献。

  第三,继续加强与发达国家,尤其是与欧盟及其成员国的气候治理合作,吸收和借鉴它们的成功经验,推动全球气候治理实践的深入发展。无论是解决自身内部的低碳转型难题,还是参与国际和全球层面的气候合作,中国都需要加强与欧盟等发达国家的合作,尤其是在清洁能源开发和气候治理的市场机制等方面。

  第四,强化气候领域的南南合作,加大对欠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支助力度,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一员,中国与欠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有着天然的共同命运,气候领域的南南合作更容易增进与这些国家的关系。作为落实《巴黎协定》实施细则国际和全球层面的重要行动,中国要持续加强气候领域的南南合作,与这些国家一道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

  (参见气候变化绿皮书《应对气候变化报告(2019):防范气候风险》p040-055,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11月)

 

帮助中心电脑版